周末在家收拾书架的时候整理出一大堆以前收藏的音乐CD,如果用个流行点的说法或许应该叫它们数字藏品或者实体音乐NFT。

老实说如果不是收拾书架我几乎已经忘了它们的存在,它们至少已经在书架上静静的待了好几年没被拿出来过。

尽管再次翻出它们,拿在手上依然觉得它们都是一些伟大的作品,每一张都是传世佳作,然后我的CD机也已经被我放到了阳台的储物柜里很久很久了。

拿起一张Metallica的专辑想要听一下发现连电脑都早已经没有光驱了,一边唏嘘感慨时过境迁一边下意识的喊了一句:Hey Siri,播放Metallica的Nothing Else Metters。

看着桌子上厚厚的一摞CD,曾经这些都是我的珍藏,现如今看到这些作品也依旧热血澎湃。只是这些老伙计现在都不那么方便了,而它们承载的那些作品早就已经住进了我的NAS硬盘里、在线音乐播放器的收藏夹里。 Continue reading